头部
首 页|新闻中心|秭归概况|宣传观点|文明之窗|秭归农情|屈乡廉政
秭归脐橙|名人屈原|屈乡儿女|屈乡文苑|乡镇风采|影像秭归|编通往来
    当前位置: 三峡秭归在线 > 名人屈原 > 屈原生平
屈原所任的左徒到底是什么官?
发布时间:2006-11-14      
屈原所任的左徒到底是什么官?

    《史记•屈原列传》记述屈原“为楚怀王左徒”。说明屈原在楚怀王朝曾任过左徒官职。但是,对于“左徒”的职掌及官阶等情况,《史记》却没有明确记述,其它文献也没有直接的记载。而且除屈原任左徒之外,古文献也没有左徒这一官位的记载。左徒是楚国特有的,或者说是专为屈原特设的官职。因此,古今学者也异说纷纭。

    1、姜亮夫说:左徒是莫敖。姜亮夫《史记屈原列传疏证》⑴说:“余疑即春秋以来之所谓‘莫敖’也”。其理由主要有三点:一是“按襄十五年及二十三年左氏叙楚命官之次,莫敖仅亚令尹”。二是春秋有莫敖之职时期是屈原所任左徒之时期,而且在春秋时皆屈氏所任,所以屈原所任的左徒即莫敖之职。三是莫敖与左徒都与楚之宗姓有关。莫敖的职掌是什么呢?姜亮夫说:“莫敖是管天文、郊祀的官,懂得许多历史。屈原也是管天文的。”(2)姜亮夫的说法与《史记•屈原列传》所述明显不合,如是管天文之类的官,怎么会“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出则接应宾客”(3)呢?

    2、王汝弼说:左徒是左史。民国人王汝弼《左徒考——屈赋发微之一》(4)说:“左徒之职,当即《礼记•玉藻》、《汉书•艺文志》之所谓‘左史’。何以知其然也?《玉藻》云:‘天子玄端而居,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艺文志》云:‘古之王者,世有史官,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事为《春秋》,言为《尚书》,帝王靡不同之。”王汝弼同时认为“徒字当为史字的楚译”。他在此不仅述及左徒为左史的来源,而且也解释了左史的职掌。赵逵夫《屈原与他的时代》(5)称之为“没有充分证据”,是“可笑猜测”。

    3、赵逵夫说:左徒是行人。赵逵夫在《屈原与他的时代》中有《左徒•征尹•行人•辞赋》一文。在该文中,他从出土的文物及相关资料进行考证,认为“徒”、“尹”二字是双声假借。并举《离骚》“济沅湘以南征”,《九歌》“驾飞龙兮北征”,又引《尔雅•释者》:“征,行也。”说“征尹”之取义,同于中原国家所谓“行人”,是指负责外交的官员。

    4、张中一说:左徒是巫官。张中一在《屈原新传•屈原是个神奇的大巫学家》(6)一文中说:“屈原左徒官职是巫官。”他首先认为司马迁《屈原列传》所述“左徒”的职掌与王逸《离骚经序》所述“三闾大夫”的职掌“基本一致”,又说:“只不过王逸所述的‘三闾’职责比较具体而已。叙述了‘三闾’不但要兼掌内政、外交,而且还要负责王族的教化,为楚王主祭,解决疑难问题。”因此推论:“屈原之所以能亲近楚王,参预政事,是因为楚王所有的重大问题都必须请左徒屈原占卜,才能决策行动,决定嫌疑。推知左徒本是巫职官员。”
细阅《屈原列传》与《离骚经序》,司马迁与王逸所述“左徒”与“三闾大夫”的职掌是有着明显的区别的。张中一、何剑熏、赵辉等推论“左徒”与“三闾大夫”是同一官职,(7)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如从其职掌推论“左徒”是巫官,不仅证据不足,而且有风马牛之嫌。

    5、张守节说:左徒是左右拾遗之类的官。唐张守节《史记正义•屈原列传》说:“左徒盖今左右拾遗之类。”但据褚斌杰、赵逵夫等学者考证,认为后世的拾遗实为言官,可以上书言事而无实权,唐代的拾遗官阶只是“从八品上”,同《史记》中的所述屈原所从事的政治活动不相称。陆侃如《屈原评传》(8)说:“左徒是左右拾遗之类的官,仅次于令尹。”赵逵夫则说这“就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综合’”。詹安泰在《屈原》(9)中也反驳张守节的说法,并说:“显而易见,这是不妥当的。”

    6、林庚说:左徒是太傅之类的官。林庚《民族诗人屈原传》所附《四注•说左徒》(10)一文中,在引《史记》关于春申君为楚之亲信,任左徒再升令尹的记述后说:“左徒所以说是宫廷的亲信,因为是亲信,所以侍从太子,其情形大约如贾谊之为‘长沙王傅’,秦因此也称黄歇为‘太子之傅’。”

    7、游国恩说:左徒是令尹的副职。游国恩在《屈原》(11)一书中说,据《史记•楚世家》:“考烈王以左徒为令尹,封以吴,号春申君。”因此认为左徒之职似乎仅次于地位最高的令尹,也许就是令尹的副职。

    8、汤炳正说:左徒是左登徒。汤炳正在《屈赋新探•左徒与登徒》(12)一文中认为,曾侯乙墓出土的竹简上记载的官职有“左  徒”、“右  徒”,“  ”字是古代典籍中“升”字的通假字,“升”字古音跟“登”字完全相同,并且互相通假,因此,“左徒”是“左登徒”的省称,在楚国朝廷上属于大夫级别。同时,汤炳正也对“左徒”的职掌进行了说明,认为“左徒”虽兼管内政、外交,但从《屈原列传》,尤其是《春申君列传》的记述来看,他们的主要活动都在外交方面。如屈原的几次使齐及其与张仪的斗争等方面都可以证实。

    9、聂石樵说:左徒是仅次于宰相的官。聂石樵《屈原论稿》(13)说:“令尹就是宰相,可见左徒是仅次于宰相的官。”詹安泰在《屈原》一书中认为:“我们根据后来春申君、黄歇以左徒为令尹,……就可以看出,左徒在当时是一个仅次于令尹(宰相)的高官。”并说:“左徒升级就可以做令尹。”

    10、姚小鸥说:左徒是太仆之类的官。姚小鸥在《〈离骚〉“先路”与屈原早期经历的再认识》(14)一文中,考证《离骚》“来吾道夫先路”的“路”就是“辂”,是楚王的乘舆,与下文“恐皇舆之败绩”相合。进而考证了“左徒”的职掌,认为“左徒”是相当于后世“太仆”一类的官职。姚小鸥所说的“太仆”,据《周礼•太仆》载:“太仆,掌王正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掌诸侯之复逆。”为此,姚小鸥说:“《周礼》中‘太仆’一职为下大夫,其爵位并不高,但职掌甚为重要。”并认为“左徒之职约与《周礼》中的‘太仆’相当”。

    从以上所择取的几种说法中可以看出,大多数认为左徒官位在楚国是较高的,是楚国内政外交的一个主要负责人,而且对屈原任左徒所担负的具体任务也没有太大的争议。据《史记•屈原列传》载:“屈原者,…… 为怀王左徒,……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古今大部分学者据此认为,屈原任左徒所担负的具体任务大致有三个方面:一是参议国家大事,发号施令;二是接待宾客,应付外交事宜;三是草拟宪令,具体掌握国家的政策方针。左徒的职掌也不会离开这三个方面。这也充分说明左徒的官位是比较高的,从“议国事”、“出号令”、“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等记述中可以看出。至于说左徒相当于什么官阶,没有必要探究如此细微,就目前史料等情况看,一时难以定论。


注释:
⑴姜亮夫《楚辞学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5月。
⑵姜亮夫《楚辞今绎讲录》,北京出版社,1981年10月。
⑶见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⑷见《国立西北师范学院学术季刊》第2期,1942年12月。
⑸赵逵夫《屈原与他的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8月。
⑹张中一《屈原新考》,贵州出版社,1993年11月。
⑺何剑熏的说法见其《楚辞拾沉》一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赵辉于2005年7月中国屈原学会在包头召开的十一届年会上,提交的论文《〈周礼〉所载‘宗伯’的职掌看屈原的身份》和学术交流中,阐述了“左徒”就是“三闾大夫”的观点,当场就受到周建忠等学者的反驳。
⑻《陆侃如古典文学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⑼詹安泰《屈原》,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7月。
⑽林庚《诗人屈原及其作品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7月。
⑾游国恩《屈原》,中华书局,1980年5月。
⑿汤炳正《屈赋新探》,齐鲁书社,1984年2月。
⒀聂石樵《屈原论稿》,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2月。
⒁见《中州学刊》,2001年第五期。又见《释“来吾道夫先路”》一文,中国屈原学会编《中国楚辞学》第五辑,学苑出版社,2004年7月。

责任编辑 林鹏

分享到: 更多
郑重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三峡秭归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三峡秭归在线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同意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同意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三峡秭归在线”,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转载稿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三峡秭归在线”,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三峡秭归在线联系。

图片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