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秭归概况|人大政协|宣传观点|文明之窗|招商引资|廉政法制|全域旅游|秭归脐橙|生态秭归|名人屈原|屈乡文化
三峡秭归在线 >> 名人屈原 >> 屈原生平 >>
屈原是否“自投汨罗以死”呢?
发布时间:2006-11-14 00:00

屈原是否“自投汨罗以死”呢?

    《史记•屈原列传》叙述屈原作《怀沙》后“于是怀石自投汨罗以死”。贾谊途径湘水作《吊屈原赋》,说屈原“自沉汨罗”。刘向《屈原传略》载屈原“遂自投汀水汨罗之中而死”。班固《离骚赞序》亦载:“不忍浊世,自投汨罗。”汉代关于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说法除以上所述之外,王逸、庄忌、东方朔等人亦为此说。但是,到了宋代,特别是明清以来,人们却对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说法提出质疑,甚至予以否定,认为屈原没有投汨罗之事。

    宋代兴起的屈原“自投汨罗以死”之否定,源于李壁、林应辰等人。李壁,字季章,是南宋宋宁宗时的参知政事。他在注释王安石《望闻之解舟》(1)一诗中有一段注语,注语里有他为辩证屈原投汨罗所作的一首诗,并说是“往过秭归,谒清烈庙”后所作。他在注语中说:“予尝屈原自投汨罗,此乃祖来传袭之误。”综合注语及其诗之内容,李壁所述理由大致有三个方面:一是认为屈赋中追随彭咸只是一种设想,并没有真正实现“投水”。他说:“所言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渔父》章句所载吾亦葬江鱼之腹中,此亦桴浮海之意耳。孔子岂遂入海不返,太白亦何尝有捉月事乎?”其意思是说《离骚》“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渔父》“吾宁葬江鱼之腹中”,均与孔子所说的“乘桴浮于海”和传闻李白“捉月”一样,只是一种感情的流露,是一种面对困境的设想,而不是发生的事实。并说:“世传原沉流,殆与称太白捉月无异。”二是对屈原的作品表示怀疑。他说:“盖平《怀沙》既作之后,文词尚多,岂真绝笔于此哉?”又说:“‘遂自忍而沉流’,遂,已然之词,原安得先沉流而后为文,此是明后人哀原而吊之之作无疑也。”在该诗中又说:“《回风》、《惜往日》,音韵何凄其。追吊属后来,文类玉与差。”李壁认为《怀沙》不是屈原的绝笔,《悲回风》、《惜往日》不是屈原的作品,而与宋玉、景差的作品类同,是后人为哀悼屈原而作的。三是对前人在屈赋中的一些解释表示否定。例如他认为屈原作品中不会存在歌颂伍子胥的内容。

    李壁的说法公开后,引起宋代其他人的附合。宋理宗时的大学士魏了翁在《鹤山集》中说:“又闻李季章说屈原未尝投水,盖将从彭咸之所居等语,有此语而实未然也,虽新奇亦有此理。”(2)他还将李壁的有关注语和诗全部抄录在他所著的《经外杂钞》之中。宋人林应辰的《龙岗楚辞说》、范成大的《三高祠记》、程大昌的《考古编》等,均有与李壁相似的说法。宋代李壁等人虽然否定屈原“自投汨罗以死”,但并不是否定屈原的存在,与后来廖平、胡适等人的“屈原否定论”有根本的区别。他们仍赞扬屈原,如李壁注语中的诗曰:“谒节扶颠危,虽抱流放苦,爱君终不衰,鸣乎义之尽,永世垂忠规。”

    明代又兴起了屈原是否“自投汨罗以死”的争论。汪瑗的《楚辞集解》是较有影响的楚辞研究论著,他就是明代否定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主要代表。他认为,贾谊、司马迁、刘向等汉代人关于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说法,是得之于传闻,而且没有楚国文献可证,因为只是口耳相传,所以缺乏考据,不足为信,并说:“非楚有文献足证,信以传信之言也。”又说:“但圣贤之去国,非欺君卖国所可同,盖以为道在吾,不可自我而绝也。圣贤固不苟生,亦不苟死也。如此,孰谓屈子未尝去楚乎?孰谓屈子果投江而死乎?虽然屈子之去楚者,亦去楚廷,离党人,而隐于山林中,又未尝去楚而事他邦也。”汪瑗认为屈原为圣贤之类,必不肯自沉于水。通阅《楚辞集解》,可见汪瑗否定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理由,概括起来大致有三个方面:第一,屈原反复申言“愿依彭咸之遗则”、“将从彭咸之所居”等不能视为“自投汨罗以死”的证据。王逸说彭咸是“殷圣大夫,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洪兴祖也说彭咸是“殷之介士,不得其志,投江而死”。而汪瑗说通过考证,认为彭咸就是彭祖、彭铿,“乃古之有德有寿之隐君子也”,并非投水而死,而是隐居山林。第二,认为屈原实际没有投水。说屈原作品中“虽或有投水而死之说,然或设言、或反言耳。徐而察之,实未尝真有自沉之意也”。第三,认为投水而死毫无意义,所以说屈原不会投水而死。他说:“临渊自沉,身没名绝,是苟死也,孰谓屈子为之哉?”又说:“苟生固屈子所不为,而苟死尤屈子之所不为也。故曰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屈子审之久矣。一遭放逐,而遂沉流,何以为屈子。”汪瑗在此也没有否定屈原的存在,而只是否定屈原“自投汨罗以死”。他在《楚辞集解》中称赞屈原:“盖楚山川奇,草木奇,故原人奇,志奇又文奇。”又说:“屈子之心炳若丹青,昭若日月。”

    汪瑗否定屈原“自投汨罗以死”之说,在明清时期受到严厉的批评,如清代官修《四库全书总目•楚辞集解》说:“瑗乃以臆测之见,务为所论,以排诋诸家。其尤舛者,以‘何必怀故都’一语为《离骚》之纲领,谓实有去楚之志,而辟洪兴祖等谓惓惓宗国之非。又谓原为圣人之徒,必不肯自沉于水,而痛斥司马迁以下诸家言死于汨罗之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学者关于“屈原否定论”的争论中,汪瑗的观点被日本学者三泽铃尔援引而用以否定屈原存在的依据之一。

    游国恩《楚辞论文集•离骚从彭咸为水死辩》(3),可谓主屈原自投汨罗以死的力作。实质亦是如此。较早的古籍文献——《史记•屈原列传》明确记载“投汨罗以死”,汉代王逸、贾谊、刘向、班固均为此说,古代学人是有据而言的。再说,屈原自己的作品《离骚》,先说“愿依彭咸之遗则”,又说“吾将从彭咸之所居”,除此之外,屈原的投水而死在其作品中有明显的表现,《离骚》“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这里的“忳郁”、“穷困”就是屈原对其放逐中的心情、生活的陈述。“宁溘死以流亡”,就是宁愿投水而死。“此态”即指国将危亡,民众艰辛的现状。这些充分说明屈原效彭咸投水而死的决心。不可置疑,屈原是“投汨罗以死”的。


注释:
⑴见《王荆文公诗李壁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影印朝鲜活字本。王安石因封为荆国公,故称王荆公。
⑵李壁,南宋人,字季章;魏了翁,字华父,号鹤山。
⑶游国恩《楚辞论文集》,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1月。

三峡秭归在线官方微信

新华网 人民网 荆楚网 三峡传媒网 三峡新闻网 三峡广电网 三峡长阳网 三峡夷陵传媒网 当阳网 湖北宜都网 兴山信息网 中国三峡图片网
中共秭归县委主管 中共秭归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湖北省秭归县新县城(茅坪镇) 电话:0717-2884299 传真:0717-2881215
鄂ICP备13013731号  新闻发布资质:鄂新网备0209号